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资讯中心

【金小说】重逢(8
* 来源 :http://www.lenovox201.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18 15:02 * 浏览 :

  。又如当初从马转学到当涂解放街小学一样,成了同学们议论和羡慕的中心。不过,经历此间的冷暖离合,我已经少了,多了淡定。

  军装已经发下,过两天就要走了,学校正在为我写鉴定并让我突击填写入团志愿书。而我却在寻找杜常红,打算把身上的旧军装送他。

  军装是苗军的母亲给我的。她当时很随意,丝毫没有施舍的意思,只说了句“这套你看看是不是合身”,军装就属于我的了。我很宝贝。

  杜常红向我借着穿过。我却没舍得给他。现在,既然我自己也领到了新军装,就打算把旧的送他。

  四周都是持枪荷弹的民兵,一辆卡车停在操场旁边,驾驶室顶上居然还架了机枪,随时要扫射的样子。

  大约是太紧张的缘故吧,他前面说了什么我居然都没听清楚。直到金大屁大喝一声:“把犯杜常红押上来!”我才。只见杜常红被两个民兵架着飞快地跑上台来。

  毕竟还是孩子,杜常红略显瘦小,因此,两个民兵就显得更加高大威猛,给我的感觉杜常红是被他们拖上来的,几乎没有迈脚步。

  我很害怕,有一种杜常红要被他们当场的感觉。甚至感觉那被的人不是杜常红,而是我自己。

  这种心情也是遗传。当初孙伯伯站在接受,我父亲就很紧张,晚上回到家里都一直紧张,因为父亲和孙伯伯是当年一起做地下工作的战友,怕被。那天杜常红被拖上来,我也很紧张,因为,谁都知道,我们俩是好朋友。这不,我挎包里还装着准备送给他的旧军装。

  杜常红被带走的时候,曾经回头看了一眼。我感觉他是在找我,吓得我赶紧将脖子往下缩了一点。远远看见杜常红被推上卡车。与他一起被甩上卡车的,还有一个包袱。

  那是我与杜常红的最后一面,也是我在十七冶学校的最后一日,从此,我再未回过学校,更未见过杜常红。后来我每每打听,才逐渐知道,杜常红并没有被。主要是他太小,不到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再说,被他杀的那队队长也实在可恶,不仅了杜常红的母亲,而且还猥亵他幼小的妹妹,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恢复高考那年,杜常红被放出来了。至于之后他去了哪里,在做什么,他生活得怎么样?我一概不知。或许,是因为我早已经离开马,很少回去;或许,是他也已经离开那里,回东北老家了。这么多年来,我把那套原本答应送给他的旧军装一直带在身边,无论是在兵团文工团,还是上大学,进机关,下企业,直到自己创业,走南闯北,辗转东西,许多物件都丢了,唯独这套旧军装一直保留在身边,似乎暗暗着哪一天,忽然见到杜常红,兑现当初的诺言,再把军装送给他?或想借此证明我一直没有忘记他,并以此减轻心中那脖子一缩的?

  说实话,我想念苗军母亲的时间比想念他本人多。我甚至能从这套军装上隐约嗅出当年阿姨身上那种淡淡的令我心跳加速的清香。

  我经常失眠,曾经尝试过各种克服失眠的办法,比如数数,从一数到一百、再从一百数到一千;比如看,看一张碟上有十几个好莱坞的,一直看到精疲力竭才睡觉等等,可惜都不是十分奏效,直到我找到了一个绝妙的对付失眠的方法。那就是:想象自己的大脑中有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在我的脑海中慢慢地反转晃动,而照片上,正是苗军母亲那美丽、端庄、高雅、亲近的影像。只要思想一直集中,我就很快进入梦乡。而除了苗军的母亲,谁又能让我的思想如此集中呢?